ops8小说 > 修真 > 侠武倾天下 > 第181章 有子如此母心安,夫将远行妻心煎

侠武倾天下 第181章 有子如此母心安,夫将远行妻心煎(1/2)

    甘婆婆一脸不知莫灵所云的惊诧表情,“偷东西?我们俩一直没有分开过,休儿又怎么会偷东西?”

    莫灵充满怀疑的看着甘婆婆,“你们这也叫没分开过?”

    甘婆婆笑道:“哦,夫人,是这样的,刚才快到家了,休儿不知从哪里听说冰糖葫芦的最顶尖那颗是最甜的,他便想着要先给他的娘亲吃,这才跑快了几步,哎,都怪我老了,不中用了,紧追慢追还是没追上…”

    后边的话,莫灵连一个字都听不见了,她的泪水瞬间便泉涌般涌了出来,俯下身来紧紧的把休儿抱在了怀里,失声痛哭道:“休儿,对不起,都是娘不好,娘错怪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哭还好,这一哭,休儿再也忍不住了,跟着泪雨滂沱,口中还稚声稚气的安慰莫灵,

    “休儿惹娘生气了,娘,给,吃一颗冰糖葫芦,就不能哭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休儿举起了一直攥在手中的冰糖葫芦递到了莫灵的嘴边。

    莫灵没有告诉休儿,其实那一颗糖葫芦并不甜,合着泪水吞下更是有些苦涩,

    但在那一刻,休儿的孝心却是世上最甜蜜的东西都不能及的。

    后来莫灵还是不知道钱袋子是谁人留下的,她甚至还要求休儿在最困难的时候,也不能动用那笔钱,想着有朝一日能再还给钱袋子的主人。

    直到多年后,长大成人的休儿纵横江湖,权倾朝野之时,他才知道了那钱袋子原来是侠倾天下、武动乾坤的沈墨白前辈留下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蜜月期都还没过完的杨战和夏婵夫妇俩,在一天第三次翻云覆雨之后的夜里,

    残烛摇曳,有烛泪落于桌上,

    杨战斜靠在床榻上,让夏婵躺在自己健硕的胸膛上,一只手枕在脑后,一只手温柔的抚摸着夏婵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决定要走了吗?”

    夏婵俊俏的脸庞上挂着泪珠,许是不忍分离,许是刚经过剧烈的交合而有些虚弱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战看着怀中自己原本打算守护一辈子的女人,眉头紧锁,感伤的说道:“婵儿,对不起,这是我最后一次离开你身边,等我办完这件事,回来便与你团聚,我们就再也不分开了,好吗?”

    夏婵没有说话,她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,她的男人,她当然了解,如果不是因为她,或许连这短短数十天的欢愉也不会有吧。

    杨战不像风先生,他年轻有激情,有抱负,像所有的年轻人一样,他也渴望在江湖中闯出自己的名声。

    尽管现在他已经答应夏婵放下了名誉和声望,但他还是决定要去关外走一遭。

    因为在关外,他还有一件对他来说永远也放不下的心事,那就是有关他的父亲青龙杨森的下落。

    江湖传言,杨森在关外一战中已经战死,可杨战后来去过关外几次,在当时那一战的现场:白虎山庄翻了个遍,却也没有找到杨森的尸骨。

    那一战惨烈无比,听说白虎与青龙的人无一生还,以至于杨战连个打听的地方都没有,

    而参与那一战的风雪堡,由于当时的目击者并不多,偶有乡邻村民看见,后来也被蒲大公子的手下给秘密解决了,所以直到现在杨战仍然不会想到,这一切原来是风雪堡所为。

    这次他决定再赴关外,查访当年那一战的真相,寻找父亲杨森的下落,与沈墨白也有很大的关系,

    沈墨白那日从他手中拿走青龙令,再私自刻制了一枚假的青龙令,这些事杨战都心如明镜,之所以他没有当面揭穿,是因为那时候他已经答应夏婵要与她一起厮守,也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而就在昨天,冬雪外出买菜,回来时带回来一个消息:青龙令又重现江湖,问杨战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当时杨战胡乱编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,但等他静下心来仔细一琢磨,他便明白了沈墨白的用意。

    沈墨白之所以要刻制一枚假的青龙令,便是要把江湖上垂涎青龙令的人的注意力,从杨战的身上移开,这样杨战便可以安安分分的去和夏婵双宿双飞了。

    这也就意味着墨白将面临很大的危机,作为墨白的朋友,杨战又怎么能坐视不理,

    再说了,如果这次参与当年关外一战的人也会出现的话,那杨战岂不是正好可以追查出当年事情的真相。

    他隐隐觉得他父亲杨森还活着,或者说并不是为了一己之私而战死在关外。

    处于种种考虑,于是杨战便做了去关外的决定。

    夏婵半天也不说一句话,只是任那滚烫的泪滴落在更滚烫的胸膛上。

    杨战将夏婵抱的更紧了些,柔声说道:“放心,这次去关外不会有什么意外的,现在沈墨白


手机支付宝搜索680916031即可领取作者发的红包,赶快参与吧!